当前位置:缔造网 > 起名 > 姓名带来的尴尬,你有吗?我有!

姓名带来的尴尬,你有吗?我有!

时间:2019-09-26 21:03:53   来源:缔造算命网   关注:

9月,走路上班,在一个转角处,总能闻到阵阵桂花香,这种香味浓烈而又熟悉。

每每闻到桂花的香气,我总能想起我的大学校园和生活。而回想大学生活,常会联想到那个新生入学的日子。

说实话,在大学报到之前,我从没觉得名字会给自己带来多少烦恼。除了小时,觉得自己的名字不够女性化,非要改名“艳红”外。当时,家人根本不搭理我的“申诉”,只好作罢。

那天,爸爸和我一早就到了江城。一夜火车劳顿瞬间被雄伟的长江大桥和宽阔的长江一扫而空。

初入学校,我就闻到了一种淡淡的花香,主干道两旁,挺拔的樟树恣意伸展着墨绿的树冠。

后来,军训时,我才知道,那种花香是桂花香。学校的很多角落,米粒状的淡黄色桂花竞相吐露香气。

花香里,爸爸和我找到了学院的迎新处,在师哥师姐的帮助下,我们取钱、缴费、领物品……一系列手续办理得非常顺利。

当我们领好被褥,准备搬进宿舍收拾整理时,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。

一位师姐翻了一遍女生宿舍名录,说:“怎么没有你的名字?”我的心一下提了起来。

接着,她又翻了一遍,还是没有。

师姐赶紧向吉老师汇报。(吉老师,后来成了我最亲近和敬重的老师)吉老师和几位师兄师姐仔细在宿舍目录上查找,还是没找到我的名字。

我的心“怦怦”直跳,有些喘不过气。

不知哪位师姐,随手翻了一下男生宿舍名录,我的名字赫然出现在上面。

“哗!”我感觉一盆凉水泼在了自己头上。“为什么把我安排到男生宿舍,难倒因为我的名字像男生?!”我心里喊。

吉老师连忙过来安抚我和爸爸,接着赶紧到相关部门帮我协调宿舍。

当时,已到中午,我和爸爸在迎新处吃了盒饭,然后继续等待。

坐在路边,我呆呆望着走来走去的新生和家长们,他们脸上带着忙碌和开心,而我,虽有爸爸陪伴,但还是有些尴尬、委屈、无助。

其间,吉老师匆忙过来告诉我,学校正在协调,让我耐心等待。看着太阳一点点地西斜,爸爸和我越来越焦急。

后来,天快黑了,吉老师终于带来了消息——我可以住进新生女宿舍,但是——我的宿舍是女生楼的最后一间混住宿舍。

也就是说,我不能和同班女生住在一起,她们在一单元的一楼到三楼,而我要住到四单元的七楼。和她们正好呈对角线。

或许是我不够坚强,听到这个消息,眼泪再也止不住了……

“咱今天不住了,咱出去住!”我抬头看了一眼爸爸,他的眼圈红了。平时严肃、冷静的他,这次或许太过心疼女儿,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。

老师和师兄师姐站在我们身边,不断安慰我们。也许,我是太想赶快安顿下来,哽咽着说:“算了,还是搬进去住吧!”

于是,我们把大大小小的行李搬上7楼。爸爸里里外外帮我收拾,和宿舍其他专业的新生家长打招呼。一位师姐还热心地帮我打来热水。

那一夜,很忙碌,心里,说不出什么滋味!

第二天,我来到班里的女生宿舍,鼓起勇气挨个敲开屋门,向她们进行自我介绍,希望大家能尽快熟悉我这个“编外”女生,别忘了我这个独居另一角的同学。

当时,大家相互都不熟悉,气氛略显尴尬。

不过,我的大学生活也算从这样的尴尬中正式开始了……

人这一生会经历很多事情,你很难界定某件事是幸运的还是不幸的。

因为略男性化的姓名,我被安排错了寝室,导致没法和同班女生住在一起。

但我住进混住宿舍,认识了其他四个专业的同学,认识了来自广西、湖南、湖北、河南、四川的好朋友。

因为爸爸陪我报到入学,一路上发生的种种,让我更加理解严肃、严厉甚至有些距离感的他,更加明白如山的父爱里也会流淌出如水般的细腻和善良……

再说几句后话。

报到后没多久,宿舍里来了一位大大咧咧、擅打排球的武汉妹子,她竟然和我一个班,我俩开始了相依为命的日子。

报到时,一个男生最早来到男生宿舍,他爸不满儿子被分到上铺,于是私下把床铺上的名签调换了,这个男生住到了“我”的下铺。报到后几天,他一直纳闷,上铺的同学为啥迟迟没来?

8年后,这个男生成了我的——老公!